銅梁

19歲女孩應聘前臺被忽悠手機被偷拿辦貸款

小葉是臺州臨海人,兩年前高中畢業后,便沒有再上學,去年幫舅舅在江西打理服裝店,今年年初才回臺州幫人做美甲。
做了半年美甲師,小葉嫌工資低,就在網上找工作。
8月1日,她通過58同城網站,看到“臺州星燦網絡科技有限公司”的招聘信息,上面寫著招聘主播、模特和前臺三個崗位。
小葉想試試月薪3000-4000元的前臺工作,就留了個人信息。
第二天,公司打電話讓她面試。之后,夢一般的經歷,就開始了——
“8月3日上午,我去了公司,接待的人說我長得還可以,只要稍微整一下臉形,就能嘗試做網絡主播,主播工資高,還可以直接在家工作。
“我說我不適合的,做前臺就行,但負責接待的一位王主管說,前臺也要長得好看的,所以需要去整形醫院,打幾支針,最慢也就3個月,一定能見效,然后就可以上班。
醫院工作人員用小葉的手機辦的貸款
“當時她跟我說得很明確,整形的錢由公司負責,我只要愿意就可以。
“我當時同意了,想反正不是自己掏錢,但不巧,那天我身份證掉了,她就讓我補辦一張臨時身份證。
“8月5日,我帶著臨時身份證到公司。那天,還有4位姑娘也在面試。
“后來,王主管就帶我上車,去一家叫‘臺州愛美美萊’的整形醫院。
“到醫院,她跟醫生說,認識醫院的領導,問可不可以優惠,對方說可以,我就被帶去打針了。
“打針前,有個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員叫我把手機給她。她在手機上操作了一下,我也沒注意,然后把手機還給我,讓我在手機上簽名就可以。
“她操作的內容我沒看見,簽字時也沒說,我以為她是在幫我關注醫院公眾號,所以沒多問。
“醫生一共給我打了三針,墊鼻子的一針,左右瘦臉的各一針,很痛!醫生說三個月后就可以恢復正常。
“打完針出來,我看到手機有提示短信,是‘南粵銀行’發來的,說我成功申請了他們的消費貸款,一共14720元,從下個月開始,每月12日還款,每次760.52元,分24個月還清。
“我這時才發現自己的微信關注了一個叫‘即分期’的公眾號,上面顯示貸款成功,但商戶名稱是‘臺州愛美美萊’,并不是我的名字。
“我覺得很奇怪,問為什么要給我申請貸款?王主管說,這個錢是用來打針的,不過別擔心,以后每個月公司會幫忙還,但要是我在還款期內離開公司,貸款就要我自己負責。
“離開醫院,我還追問王主管貸款的事,但她說晚上要去安徽出差,回來以后再跟我說清,并讓我在家休息三天,再去公司上班。
“后來公司讓我簽一份合同,我想想不能太魯莽,就沒簽。”
警方兩天接了三起類似報案 相關部門已著手調查此事昨天本該是小葉上班的日子,但前晚的一則新聞,把她嚇出一身冷汗。
“8月4日晚上,我看到新聞說,臺州電大有兩個男生,也去了星燦公司應聘,莫名其妙被辦了貸款,然后去打針,他們一樣和我充滿疑問。”小葉這才覺得,自己被騙了。
小葉連夜給媽媽打電話,說了自己的經歷。小葉媽媽一夜沒睡,昨天上午,一路坐公交車、輪渡船,從椒江北岸趕到女兒所在椒江南岸,母女倆決定去報警。
在報案大廳,民警告訴小葉,她已經是他們近兩天受理的第三起報案了。
“之前,有兩個臺州電大的大二男生小茹和小包,他們比你早兩天打了玻尿酸,因為應聘的是做網絡游戲主播,為上鏡好看,公司要求他們每人都在臉上打9針。
“這兩個男生過來報案,臉都是腫的,跟身份證完全不像,說的經歷,跟小葉一模一樣。”民警說,“但他們打的針更多,所以貸款數額也更多,每人3萬,每期要還1500多元。”
兩名男生在打完針后,還跟公司簽了一份“星計劃簽約合同書”,上面說合同期限為一年,每月收入保底3500元。
“報案時,兩個男生說自己并沒拿到合同,公司只是讓他們拍了照。”民警說,目前他們已著手取證調查,同時希望有類似經歷的應聘者,能及時報案,“報案人越多,提供的細節越多,對后面的調查會有很大的幫助。”
另外,從昨天開始,臺州市市場監管局和衛生局也著手對“臺州星燦網絡科技有限公司”和“臺州市愛美美萊醫療美容門診部”進行調查。
昨天報案后,小葉收到星燦公司王主管的信息,表示公司已決定,要提前幫她把所有貸款還清,希望小葉不要擔心,最好不要驚動警方。
我聯系了其中一個報案男生小茹,他告訴我,他和同學小包的遭遇被媒體報道第二天的晚上,星燦公司就派人到他家里,希望解決此事,還帶了一份調解協議。
“公司的人說,他們會把這3萬貸款還掉,而且給我7000元補償,只要我在協議上簽字,就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,打針當天跟公司簽的合同也可以作廢。”小包說,但他拒絕了。
昨天上午,公司的人又給小茹打電話,希望盡快把事情處理掉。
我聯系這家整形醫院一位姓朱的老板,他表示:“現在既然警方在查這個事,我也沒什么好說,如果查出來有責任,我會承擔。”
律師: 這是典型的詐騙手段偷偷拿走應聘者手機申請貸款,然后說可以提前還清,還拿錢補償,這樣的大反轉,讓小葉和兩個男生都覺得,這公司“一定有古怪”。
到底古怪在哪里?
“這是典型的美容機構貸款營銷詐騙的手段。”浙江臺溫律師事務所郭春暉律師認為,這里最關鍵的環節,就是招聘公司與美容機構聯合欺詐應聘者貸款,并用于美容消費這一情節。
郭春暉說,小葉當時沒簽勞動合同是對的,不過,就算像小茹和小包那樣簽了合同,只要當事人是在別人帶有目的性的誤導下,虛構事實簽訂合同,對方以合法形式掩蓋非法目的,合同也可視為無效。
“根據《合同法》,當一方以欺詐、脅迫手段或乘人之危、使對方在違背真實意思情況下訂立的合同,受損害方有權請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變更或撤銷。”郭春暉認為,這里最大的問題,在于公司和美容機構之間,可能有一定利益關系,因為,目前這種“美容貸騙局”出現的已經不少了。
分享到:




推薦職場新聞
香港马会特码